到文鼎文库首页

戏曲创作论文:浅谈关汉卿杂剧中的女性形象

发布时间:2020/6/1 12:57:49 字数:4527
【提纲】一、关汉卿杂剧中女性形象的共同特征。二、关汉卿杂剧中女性形象形成的原因。(一)客观原因-元代的_文化背景。(二)主观原因-作家的人生经历和性格。三、关汉卿剧作在女性观方面对传统的颠覆。(一)以满腔热情赞美讴歌。(二)打破封建社会传统的“男尊女卑”模式。四、结论。
戏曲创作论文:浅谈关汉卿杂剧中的女性形象
摘要:关汉卿是元代最重要的杂剧作家,是中国古代戏曲创作的代表人物。他一生创作了六十余种杂剧,保存至今的有十八种,而其中有十四种都是以女性为主角展开的。关汉卿通过塑造这些女性形象展现了当时元代的社会生活,他深深地同情和关注封建社会女性的悲惨遭遇,赞扬她们不屈不挠、反抗封建恶势力的品质,使这些作品具有了重要的社会意义。鉴于此,本文对关汉卿作品中的杂剧中的女性形象进行分析。
关键词:关汉卿;杂剧;女性形象
前言
关汉卿的杂剧内容具有强烈的现实性和弥漫着昂扬的战斗精神,关汉卿生活的时代,_黑暗腐败,社会动荡不安,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的剧作深刻地再现了社会现实,充满着浓郁的时代气息。在关汉卿的笔下,写得最为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妇女形象,窦娥、妓女赵盼儿、杜蕊娘、少女王瑞兰、寡妇谭记儿、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们大多出身微贱,蒙受封建统治阶级的种种凌辱和迫害。关汉卿描写了她们的悲惨遵遇,刻画了她们正直、善良、聪明、机智的性格,同时又赞美了她们强烈的反抗意志,歌颂了她们敢于向黑暗势力展开搏斗、至死不屈的英勇行为,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代,奏出了鼓舞人民斗争的主旋律。
一、关汉卿杂剧中女性形象的共同特征
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男权社会基本上都是将三从四德和贞节观等,作为对女性的伦理道德要求,女性成为男性的附属
……(文鼎文库www.wentop.com此处省略898字。不往下看了,点击下载全文)…… 
专制统治,采用“民分四等”的政策,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汉人,四等南人。元朝的统治者废止了科举制度,“仕进受到蒙古、色目贵族和官吏的阻碍,尤其是汉人、南人儒士,通过科举入仕的机会也颇为渺茫”。文人社会地位明显下降。元代的社会人群按照职业被分为十等,知识分子被列为仅仅高于乞丐的第九等贱民,“在元代文人与女性同处的边缘化境遇,导致文人对女性在心理上的认同感”。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特定的社会现实生活下的女性为关汉卿的杂剧创作提供了素材,使关汉卿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战斗意义和社会意义。在文化上,自从蒙古族入主中原后,元朝的统治者对汉族延续已久的文化传统并不十分重视,作为封建统治阶级的思想武器的儒家文化在元代的地位却有所下降,这也使得元代的文化处于相对宽松的状态。“在婚姻方面,蒙古族的乱婚习俗冲击了程朱理学束缚妇女的链条,纲常观念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削弱,从这个意义上说,元代女子可以说得到了一种暂时的、有限的“解放”,所以我们所看到的关汉卿杂剧中的女性可以勇敢地反抗封建伦理和门第婚姻制度。
(二)主观原因-作家的人生经历和性格
从现在的资料文献中,我们可以推测出关汉卿出生于金晚期,从一出生就经历战乱和社会动荡。成年时期才华横溢的他想要通过仕途来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生不逢时偏偏当时的元朝没有实行科举制度,他的理想抱负没有施展的平台,产生的愤懑之情无处发泄。在残酷的客观现实下,关汉卿也沦落到社会的最底层,他的生活主要集中在都市的街头巷尾、勾栏瓦肆、青楼妓馆这个范围内,对发生在都市民众生活中的种种现象都极为熟悉。因此关汉卿笔下的女性大都是社会底层的妇女,在这样的人生经历下,他才会有接触社会底层女性的良好机会,目睹了她们是如何受到压迫和不公的。关汉卿借助自己杂剧中的这些女性,对这个黑暗的社会进行精神上的对抗和猛烈批判,抒发自己的愤懑之情,寻找精神安慰。《窦娥冤》中窦娥的冤案在当时是不可能沉冤得雪的,可在作品中我们却看到了恶人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不仅仅是观众所希望的,更是关汉卿所希望的。同时他也将自己的理想和希望寄托在作品中,渴望自己所希望的社会尽早出现,渴望自己的反抗能取得胜利。这也是关汉卿杂剧《调风月》中的燕燕和《望江亭》中的谭记儿等女性的结局都是以反抗胜利为结局的一个原因。其实这些女性也可以说是关汉卿的理想载体,他想要通过这种表现形式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三、关汉卿剧作在女性观方面对传统的颠覆
(一)以满腔热情赞美讴歌
社会最底层的女性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妇女没有独立人格和社会地位可言。孔子的一-句“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犹如“鸣鼓而攻之”的进军号令,什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小,一张张罗网铺天盖地而来,使得妇女失去了应有的人格和_。至于女性中的妓女、丫头、寡妇,她们的地位就更低,遭遇就更惨,甚至于被排斥在社会之外。关汉卿的剧作,无论是公案剧还是爱情风月剧,大多是以社会最底层、地位最低微的女性为主角。这类人物尽管出身微贱,但关汉卿在作品中对她们表达出了最真挚的感情,在作品中赋予这些人物鲜明的人文精神,浓彩重墨地体现了这些女子的正义感、追求_平等、有同情心、互助互爱、勇敢智慧、富有主见和个性的高贵品格。从关汉卿剧作中所刻画的女性形象来看,不管是名门闺秀还是青楼妓女,不管是寡妇还是奴婢,从未见关汉卿调笑戏弄她们的笔墨,有的是深切的同情、真诚的爱护,以及对她们人生品格和聪明才智地热情赞美。像《救风尘》《窦娥冤》、《调风月》等剧作的主人公赵盼儿、窦娥、燕无,一律是女性。赵盼儿妓女出身,窦娥是位小寡妇,燕燕是大户人家的丫头,她们都成为关汉卿热情赞美讴歌的对象。赵盼儿深明世故,精明干练,面对狡猾多诈的花花公子周舍,连施巧计多次挫败了他,解救出了被其拐骗的义妹宋引章。窦娥侍奉婆婆至孝,面对严刑拷打不屈服。燕燕大胆泼辣,敢于反抗主子的欺骗和玩弄。
(二)打破封建社会传统的“男尊女卑”模式
在关汉卿的剧作中,我们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在努力打破封建社会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模式。女性备受摧残的社会现实使关汉卿决定用杂剧为天下妇女鸣一鸣不平,为妇女社会地位的提高呐喊助威。关汉卿在两性角色的塑造上,体.现了一个鲜明的倾向:写女性优于男性,美于男性。这首先现了一个鲜明的倾向:写女性优于男性,美于男性。这首先表现在男女双方社会地位的对比上。例如《拜月亭》中的女主人公王瑞兰,列祖列宗皆贵为王,其父王镇又任兵部尚书,而男主人公蒋世隆则只是一个落难的穷书生而已。再如《四春园》中,王润香是富家闺秀,而李庆安只是一个家道衰落的穷小子。关汉卿的女优于男倾向更大程度上表现为妇女性格出现的新因素上,她们表现出男子所远远不能企及的胆量和见识。关汉卿作品中的女性人物,不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娼妓丫头,都带有几分野性和辣味,一个个都是对贞淑柔弱等封建妇德的反叛,体现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她们不再是男人的附庸物,没有丝毫攀援人格。 ……
预览结束,全文4527字,当前显示2744字,还剩1783字
本文8
  下载全文  
下载此文档(WORD版)
相关文章